农夫山泉受“标准门”影响 附赠PH试纸供检测

摘要:在“标准门”风波后,农夫山泉桶装水销售也受到了一定影响。相关人士走访了农夫山泉的部分终端销售点了解到,此次风波对商超、临售点的瓶装水影响不大,而分布在大街小巷的桶装水店却受到一定的冲击。有些水店开始停止进农夫山泉桶装水,不少原来订购了农夫山泉的老客户,也被换成了其他品牌桶装水。

事关标准的较量

报道令不少消费者感到意外和不安。“我以前一直用农夫山泉泡茶,觉得它泡出来的茶汤色、口感最佳。”北京某企业老板曹建利说。他一直对号称“大自然搬运工”的农夫山泉十分信赖,但随着质量问题的连续曝光,他不敢再喝了。

事情并没有就此打住。京华时报继续发表文章,包括4月11日的《饮用水标准不是橡皮筋》、4月12日的《协会确认农夫山泉标准不及自来水》,以及之后的《地方政府被指袒护农夫山泉》、《农夫山泉回应质疑避谈有害物质指标宽松》、《农夫山泉一天两次成为被告》等总计67个版面的报道,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实际上,农夫山泉和媒体激辩的焦点,集中在“地方标准是否比国家标准宽松”上。京华时报认为,农夫山泉的质量标准比自来水的国家标准都低,而钟睒睒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,国家制定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,也就是自来水标准,是所有瓶装饮用水都必须符合的最低标准,农夫山泉同时满足国家卫生标准、地方质量标准,其执行的地方标准中,有两项指标严于自来水标准。

目前双方互不示弱。钟睒睒表示,农夫山泉在北京宽沟的工厂不再开工生产,今后将关闭这个生产桶装水的工厂。“我们只有对不起北京的10万消费者了,因为这样的环境不可能让一个企业进行生产,员工们不能以正常的心智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,农夫山泉的尊严比金钱更加重要。”

京华时报则在5月7日继续用包括其头版在内的6个版面报道农夫山泉事件,对其提出质疑。本刊记者当天联系该报相关记者编辑,想了解有关情况,他们表示在目前情况下不便回应。

坚称农夫山泉“能喝”

5月8日,刚从北京返回杭州不久的钟睒睒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。

实际上,国家对食品类产品有两个安全体系,第一个是京华时报所谓的国家标准,这是卫生标准,由卫生部管;另外一个是质量标准,由质检部门管。但目前没有国家质量标准,只有地方质量标准。卫生标准和质量标准是并行的,不能说两个标准只执行一个即可,这也是我们和京华时报争执的关键所在。

我想讲讲“农夫山泉不如自来水”的问题。我在5月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出示了农夫山泉的企业标准,是2012年4月17号发布的,于2012年5月执行,在浙江省卫生厅备了案。文中增加了两份修改单,有更加严谨的安全标准,将超标的有害指标重新调整在比较低的范围内。按照国家强制标准,我们的瓶装水一定要比自来水标准更高,这是不用标注的,所以不能简单认为,瓶子上的执行标准就是我们单一执行的标准。

钟睒睒:随随便便一个协会,根本没有执法权,就可以让农夫山泉下架。面对北京这样的环境,农夫山泉只能退出。对于北京的10万消费者,有全国各地的水来替代农夫山泉。农夫山泉绝对不会向舆论暴力低头,也不会失去自己的尊严。

钟睒睒:这都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农夫山泉在此次事件之前,只开过3次新闻发布会。你想,都要命了,能不激烈吗?对一个企业来说,不能说话是非常遗憾的。如果京华时报开始先问,两种标准哪个更高,我会回答的,但是它没有,一上来就是致命的质疑。

泰州市金奥纸业有限公司是生产滤纸的专业厂家,专业生产定性滤纸,PH试纸,定量滤纸,与各规格的层析滤纸

BACK PAGE